【生活隨筆】王記茶舖相聲初體驗

上星期五表演完我是精疲力盡,一回到家完全沒有辦法說話,隔天病情好轉,沒繼續發燒,看到老婆把講相聲的事po上臉書,有滿大的迴嚮

大家一方面祝我早日康復,另一方面問什麼時候還有場次,想現場看我說相聲,畢竟我這個人說相聲,先天上就佔了很多優勢

例如大家一看到我,我不需要說話,大家就笑了

再來,很可笑的人講相聲,如果再來個忘詞出糗,那看戲的人上完整天班的悶氣要不消也難

先不論是祝福我的人還是想看表演的人,你們的關心我收到了

收到那麼多的訊息,其中包括了這段時間以來,陪我練習最多的冉兄

冉兄的姓「冉」字少見,跟我同樣是朱德剛老師來到花蓮開創「八斗喜說演班」,第一次開班授課所教導的相聲班學員

我還記得開課是2016年左右,之後朱德剛老師還有開相聲高階班,不過當時老婆懷第二胎,生產完後小兒子又不易照顧,就這樣我沒繼續精進,隔了近5年才又上台表演,而冉兄這段時期搖身一變成了大師兄

冉兄傳了訊息給我,說是為了推廣花蓮相聲在地文化,他開了一個私人相聲社團,叫我上去發表這次相聲表演完的相關心得,不包括注音符號要1200字,星期一之前交,逾期一天要多300字

我心想他是哪根蔥啊!!再怎樣我們也是同期學員,他有鐵頭功我有金鐘罩啊!!哪有這個道理,他叫我幹嗎我就幹嗎?這事不成,我得當面跟他說說道理

我打了通電話給冉兄,約了他在慈濟的星巴克見面,一了見面我看到人就劈頭大罵

廖麥 : 喂冉兄 ! 再怎麼樣我們也是同期學員,你叫我寫心得就算了,規定字數還不能包括注音符號,你怎樣 ? 現在成了八斗喜說演班的扛霸子?

冉兄 : 我先問,這段時間陪你練習最多的人是誰?

廖麥 : 你


冉兄 : 鼓勵你最多的人是誰?


廖麥 : 你


冉兄 : 教你最多的人是誰?


廖麥 : 你


冉兄 : 你的爸爸是誰 ?


廖麥 : 你…不是,怎麼搞到你變我爸爸了


冉兄 : 人家說「長兄如父」,今天你入了八斗喜的門,又隔了那麼久才回來,我等於是你大師兄了,你不叫我爸爸要叫什麼?


廖麥 : 我們是同時期的,再怎麼樣也是同輩,「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真的要認個爸爸,也是認老師當爸爸啊!


冉兄 : 唉!你真的是草包,我問你,老師來到花蓮五年,各個學校演講、教學邀約不斷,老師從市區講到偏鄉,從國小教到大學,哪個地方沒有他的學生


廖麥 : 是沒錯


冉兄 : 再來,老師教過那麼多課,來上課的有校長、老師,還不乏各界的名人,以你的資歷成就,我看啊…..


廖麥 : 怎麼了?


冉兄 : 我看啊 ! 要認爸爸也輪不到你


廖麥 : 這….怎麼辦 ?


冉兄 : 怎麼辦 ? 我有2個辦法


廖麥 : 你快講什麼辦法


冉兄 : 第一個辦法,你也不用擠破頭,你準備好老師的相片掛在家裡客廳,在家燒香用拜的…


廖麥 : 呸呸呸,你這是烏鴉嘴亂說話,在講什麼啊你~


冉兄 : 這方法不好?


廖麥 : 爛透了


冉兄 : 那就剩第二個方法了,但這方法得要你說好才行


廖麥 : 好,為了爭一口氣,我什麼都說好,第二個方法是什麼?


冉兄 : 我當你爸爸

廖麥 : 你還是要佔我便宜啊!!(推)

上面這段就是相聲,常常被套在帽子,用大家熟悉的說法是開場白

我看過一個脫口秀演員的YOUTUBE頻道

YOUTUBE影片有時間排序,這位演員初期影片的梗都是性暗示,看幾段覺得很好笑,但越到後來的笑話尺度越講越開,直接講生殖器官或是罵髒話

我相信他的作品有許多年輕人喜歡,沒有優劣之分,只是時空不同

對我來說他的表演就像是「謊話」,必需要用一個謊來圓一個謊,謊越講越多,話越多越滿,但就像是泡沫一般

他用一個又一個的性暗示撐大泡泡,到最後泡泡破了,那乾脆就講髒話吧!大家喜歡聽,那就多講一些,生殖器官用台語講更好笑,那就多講一些

相聲,不需要特別浮誇,不需要特別的言語剌激,相聲演員用生動的表情、熟練的語言表達,就是簡單的段子,也能讓人大笑

我喜歡,相聲這種簡單的美好,就像是網路上許多人嚷著,如果沒有手機多好,人與人之間的侃侃而談才能豐富心靈

如果你也是喜歡沒有手機多好的人,也厭倦了一個又一個不斷被吹大的泡泡,其實只是令人麻痺的泡沫,朱德剛老師每隔週的星期五,都會在王記茶舖中山店有演出

當然,不一定有我,我真的只是小咖中的小咖,兩個月有一場就很多了

誰寫的
廖麥
討論

花蓮何家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