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鐵工工班,當初為了這部分傷了我好大的腦筋,後來拜託親友,終於求來了一位鐵工。老闆個性開朗,平易近人,兩天可以完工的工作,花了一個月才做完,但他對於工作的堅持讓人欽佩,一個星期只來工作一天,第一個星期來的時候,只來半天就走了 繼續閱讀...
拆除結束了,看著空曠的房子,除了建築結構之外,幾乎是空無一物,照理來說我有很大的發揮空間....這時候我卻猶豫了 對我來說,這間房子有點像是收藏品的意味,至少一開始的用意是如此,有一棟屬於自己的老房子,比起入住任何一間台南的老房子都令我覺得興奮 繼續閱讀...
Instagram Feed Instagram Feed Instagram Feed Instagram Feed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