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穗老房子- 鐵工(怒)

老實說,這次的工程我參與很多,幾乎是天天從花蓮到瑞穗監工,每天通勤,你沒有聽錯,每天

照理來說我必須寫很多東西在部落格上,凡妮莎在工程進行後告誡我,部落格最好寫的精采一點

一個星期至少三篇,不過這三個月來我才寫三篇

凡妮莎警我,不會寫部落格就算了,我們文筆輸人

至少去當個小工、搞些噱頭把民宿行銷弄大,但偏偏我就是不會演

花蓮老房子

 

既然是老房子,總需要一些故事來點綴,或許復古的磁磚、桌腳不平的桌子,有玻璃碎痕的木窗,那些老舊痕跡填補老房子的生命力~

而在這次的工程裡,我遇到了一組工程師父,為我的老房子創造許多不完美....

他們是鐵工工班,當初為了這部分傷了我好大的腦筋,後來拜託親友,終於求來了一位鐵工

老闆個性開朗,平易近人,兩天可以完工的工作,花了一個月才做完,但他對於工作的堅持讓人欽佩,一個星期只來工作一天,第一個星期來的時候,只來半天就走了

第二個星期施工時我人並沒有在場,不過隔天看到了樓梯我嚇了一跳

 
花蓮鐵工
 
 
紅色扶手
 
復古把手
花蓮鐵工
花蓮鐵工

 

這就是為什麼我寧願每天跑瑞穗也要看著班施工,畢竟業主在場,針對不滿意的部分可以立即要求說明改進

但這個鐵工工班不一樣,第三個星期過來時,老闆帶著三個工人一起來施工

其中一名工人把老房子當夜店,髒話連篇喝喝唱唱跳跳,在他的眼裡我的存在感很低

花蓮鐵工
↑我不想解釋太多,畫圈部分是原本的樓梯鐵欄
 
花蓮鐵工
 
 
花蓮鐵工
 
 
花蓮鐵工
↑頂樓的鐵蓋竟然是分開的,颱風來風稍大一定變型~
 
樓梯扶手
↑因為把紅色扶手膠燒壞,他們竟然拿鐵樂事噴漆來噴扶手
 

不過後來輾轉得知,原本親友幫我們介紹的鐵工,因為生意太好跑不開,又介紹了另外一個鐵工給我們,所以幫我們做鐵工的師傅,其實不知道是哪來的~

這個紅色扶手樓梯膠條,市面上已經買不到了,另外地上的磁磚也無法再復原
這個古早味樓梯,原本只是簡單修改,現在完完全全被他毀掉~
 
我不知道怎麼說,無奈,還是無奈,問我有什麼想法,我不知道該怎說
 
衝動
more story
【花蓮市】松園別館-花蓮鬼屋的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