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寫進民宿

一個心跳的距離

一旦有了小孩,人生步伐會漸漸放慢,慢的讓人無法想像,因為你只能專心做一件事情:

顧小孩

常聽到一些長輩說「你們小時候我們不就這樣帶」,但帶小孩對我們來說可是個大問題,在雙親無法幫忙的狀況下,打從兒子出生開始,老婆在全職媽媽這個角色上一直有許多麻煩,小時候看媽媽1個打5個看起來是得心應手,現在老婆只帶1個小孩就受不了,雙方實力懸殊像是小時候的澤北跟他老爸鬥牛1打1,這位媽媽常常讓兒子一路壓著打,手腳施展不開,體力透支精神不濟,被打的落花流水、屁滾尿流

這也不能怪我們這個世代的父母,聽老一輩的人說,以前他們帶小孩就是抱到菜園,看著頭頂上的大太陽,找個樹蔭下透射不到陽光的位置,把小孩放下,然後開始工作

有沒有防蚊液???連蚊香也不幫你點!!

現在可不一樣了,小孩夏天噴防蚊液,秋天要抹護唇膏,冬天有溼紙巾加熱器,洗完澡一定要塗乳液,更別提一些教養書的觀念

「不能打、不能罵」
「不能和別人比較」
「不能說男生不能哭」
「不能跟小孩子說不能」

用教養書的觀念來教育同時,我們需要時間學習用更多的耐心以及同理心來與孩子相處,當然,這對生長在打罵權威教育時代的我們,需要時間適應

適應期隨著時間分分秒秒過,好像也沒什麼改善,尤其當兒子開始學習走路後,狀況越來越嚴重,媽媽依舊被兒子單打得分,甚至多了爸爸變成2打1也打不贏

直到兒子2歲左右,我們這對新手爸媽才漸入佳境,或許這年紀的孩子很皮,有個說法是「人生的第一個叛逆期」,但兒子除了幾個比較特別的情形下,例如想睡覺時,或剛睡醒時會比較盧之外,其餘在親子雙方彼此忍讓包容的情況下,兒子的生活節奏、模式、喜好或個性,我們已經可以慢慢掌握

然後老婆懷了第二胎,長久累積的信任基礎破滅,重新進入冰河時期

拿懷孕第7週來說,要帶兒子到花蓮門諾醫院去看女兒的心跳前,我們給他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但我相信他的小腦袋瓜裡所想的應該是「為什麼有了妹妹之後,媽媽就不能抱抱我」

到了門諾的婦產科,把健保卡插入門診間前方的框體顯示器讀卡機,等經過稍微的等待之後,我們進到超音波室,老婆躺在醫護床上,我抱著兒子坐在床邊的鐵椅上。護士在老婆的肚子下方塗上一層透明的液體,然後用超音波探頭把液體圴勻抹平,接著銀幕上出現一個亮點,護士告訴我們「這是心跳」

銀幕上出現了一直閃爍的亮點,我對著兒子說「你看這一點一點亮亮的是妹妹哦」

兒子看著銀幕,突然唱了一句「一閃一閃亮晶晶」,我們都笑了,護士也笑了

這次是第二胎,有了經驗,我不會在第7週時問護士「是男的還是女的」的笨問題,我們拿著超音波報表進入看診間,看到醫生的同時,兒子以為是他要看病,害怕的不敢說話。醫師問了老婆幾個問題,告訴我們預產期是在7月12日,跟3年前說的話一模一樣,兒子的預產期也是7月12日

出了看診室,空襲警報解除,兒子鬆了一口氣,又開始東摸西摸的調皮搗蛋,到處跑給人追,一會跑到服務台再大叫“爸爸我在這邊”,一會跑到電梯門口前的消毒藥水前說“我要噴噴”,最後在櫃檯時哭著要我抱他起來,因為他要“付錢錢”

在付錢的同時,他突然從嘴裡冒出一句「媽媽只愛妹妹」

我開始懷疑剛剛在診間內,兒子並非因為害怕醫生而不敢亂動,而是他嗅到妹妹的出現,對他在家中地位會有所動搖的氛圍,他必須安靜聽清楚醫生伯伯的話,不敢漏掉一句一字,以應變不可預知的未來

我用半說半哄的方式對兒子說:「我們來吃豆花好嗎」
兒子:「好」
我  :「豆花是妹妹要我請你吃的,所以你要謝謝妹妹好嗎」
兒子:「我要吃豆花」
我  :「所以你要謝謝妹妹嗎?」
兒子:「我要吃豆花」

雙方談判毫無進展,看來這個心理建設還得持續好長一段時間

p.s1 因為老婆說第二胎一定是女兒,在此我們先用女兒稱呼
p.s2 一般懷孕都是第7週看心跳

有關民宿老闆

廖麥渴

我叫廖麥渴,不是花蓮人,"號稱"花蓮何家民宿的老闆,喜歡用照片及文字紀錄花蓮的美好事物。原職為半導體工程師,因2008年經濟風暴 "被" 辭掉沒人稱羨的工程師(簡稱裁員),之後跑到澳洲打工渡假,回台後與前女友(凡妮莎)重新整修並經營何家。

2012年前女友升格為老婆,從此過著"假老公、真勞工"的生活,目前在何家民宿擔任民宿接待員、房務員、清潔員、維修員、早餐媽媽。1年有將近365在花蓮尋找花蓮美食、花蓮旅遊、花蓮景點,部落格裡什麼都寫,什麼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