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景點

【花蓮市】松園別館-花蓮鬼屋的始祖

松園別館是什麼???

這問題可以回答的很冗長,也可以回答的很簡短

冗長來說…..

松園別館大約是建在民國31年間,距離現在已經有大約70、80年的歷史了,唉~
(深呼吸後嘆氣裝文青開始描述)

日治時期,日本在台灣建造了許多的軍事用地,花蓮松園別館是其中之一。因松園別館處地視野直對北濱海灘上的美崙溪入海口、花蓮港及太平洋海景,可掌握監控出入於花蓮海外的船隻及機場起降航機,有天然制高點的優勢。當時松園別館被日軍作為“花蓮港兵事部辦公廳”,也就是軍事指揮中心

不過網路或是部分書藉資料也提到,松園別館也是高級軍官休憩室,這中間好像有點衝突,軍事指揮中心跟高級軍官休憩室…..(無法理解松園別館的前身到底是拿來打仗還是拿來爽的~)

 

最後我自己下個結論,松園別館就是日治時期的軍事帝寶 (推眼鏡)

 

那麼簡短來說呢???

松園別館就是拍照、喝下午茶就假掰 (裝文青) 的好所在啦~

 

不論如何,距今7、80年而被保留下來的日治時期軍事建築,那些戰爭的歷史痕跡隨著時間褪去,松園別館現已被規劃為自然生態與歷史建築文化並存的文化創意產業觀光園區,成為來到花蓮必去的旅遊景點之一

我們已經到了花蓮松園門館門口,先為各位介紹此次松園別館一日遊的參加人員,除了本人為主辦人之外,另外有一婦一幼參加,我們請他們跟大家打聲招呼吧!!


↑沒錯,另外兩位婦幼就是賤內凡妮莎與小犬宸宸(不是姐姐),請各位鼓掌

 

正當我們要走進松園別館園內的時候,有一位老杯杯,身上穿白色的短袖內衣,搭一件藍色長褲,最後再用藍白拖來個完美Ending。從他身上的行頭看來,應該是早期隨國民政府來台的眷村榮民杯杯,不知道是哪邊不對勁,一口大聲吆喝叫住了我們~

 

老杯杯 : 年輕人,你給我站住,50元拿出來 (很重的外省北方腔)

我 : 老杯杯,你不要為難我,我沒有錢 !!

老杯杯 : 啥小啦 (老杯杯好嗆還講台語)!!  現在進松園別館要門票啦!!

我看了一下,松園別館的成人票價50元,半票25元,6歲以下跟戶藉地在花蓮的民眾都不用錢~另外團體票是40元,需要20人以上~

 

是的,松園別館外頭有一小小售票台,現在進松園別館是要收費的,雖然花蓮民眾不收費,但是凡妮莎忘記帶身份證,我們補了一張成人門票50元。入園門票可以抵館內所有的消費,不論是明信片或是餐飲,這點挺不錯的~


松園別館門票,每人50元可抵消費

 

為何松園別館叫松園別館??

因為松園別館內有許多日本在民國初年從琉球運送過來的松樹,花蓮靠近太平洋,種植松樹是為防範海風,而經過近百年的太平洋海風吹襲,這些松樹都有了所謂的風剪現象

P.S
風剪現象是指一邊長著葉子、另一邊卻相對稀疏的樹,因為強勁的海風使得樹靠風吹來的那一邊無法生長,在台灣較常見的風剪樹是禿的那一邊面向大海。這樣的樹,外型好像被風剪了頭髮 ,所以被稱做風剪

走進松園別館沒幾步,看到日據時代保留下來的防空洞,因為凡妮莎要顧小劼,所以由我代表往下一探究竟。裡頭黑漆漆一片,點了一個小燈防空洞內全長約5公尺、高度大概近2公尺,挺立站直有點壓迫,裡面應該可以擠個20個人左右


↑從防空洞下去的小階梯相當狹窄


↑防空洞長5公尺,高約2公尺

 

“以前日本兵要出去飛的時候,都會先來到這邊喝酒,官階較高的軍官會幫那些兵倒酒,聽說喝過酒的兵,出去飛之後就不會再回來了…..”

忽然間,那位提醒我們要付門票費的老杯杯,從防空洞的另一頭走過來,開始講解著松園別館的歷史,我不理他,他卻也自得其樂的繼續說著

看看防空洞裡頭的照片,大部分都是有關神風特攻隊的故事,其中有篇神風特攻隊的隊員在出征前夕所留下的遺書還挺讓人動容的~

親愛的Masanori 和kiyoko

即使我不在身旁,我還是一樣看著你們
長大後,希望你們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當個堂堂正正的日本人

要聽媽媽的話,多幫忙家事,不要搗蛋
兩個人要當好朋友喔
也請你們不要羨慕別人的父親
為了保衛國家,爸爸覺得很光榮
雖然以後不能玩騎馬打仗了,但相信我始終陪伴著妳們

父親筆
酸酸的

p.s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軍改造輕型轟炸機或戰鬥機,以設備簡陋、攻擊弱的戰機,用自殺式的方法撞擊美軍航空母艦,而最著名的空中襲擊隊就是神風特攻隊

再p.s
酸酸的是我自己加的

 

看那位老杯杯還在那邊自言自語真的很煩,不過他對於松園的歷史好像小有研究。說到松園別館最有名的就是,松園別館是鬼屋

松園別館是鬼屋   松園別館是鬼屋   松園別館是鬼屋
(要重覆三次)

是魔鬼的步伐   是魔鬼的步伐   是魔鬼的步伐
(最近被洗腦,欲知請google “我的滑板鞋”)

有人說在晚上聽過日本兵喊口令踏步 ;

上廁所的時候會被拍肩膀,轉回頭卻沒人 ;

還聽說晚上常有一些男歡女愛的聲音頻傳 (車震就車震,還鬼故事咧)

松園別館從以前傳說著一堆很虎爛的鬼故事傳說,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跟老杯杯問看看真假,哈啦兩句

我 : 杯杯,聽說松園別館晚上都有日本兵在這邊踏步喊口令,是不是真的啊?

老杯杯 : 嘿嘿嘿嘿

我 : 聽說上廁所時會有人用日語拍肩膀打招呼,結果轉過頭來沒有人,是不是真的啊?

老杯杯 : 嘿嘿嘿嘿

 

看來我誤會老杯杯了,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我走出防空洞跟凡妮莎會合,我們接下來去了漫漫生活館買些紀念品。因為店內禁止拍照,所以無法多做介紹啦~


↑漫漫生活館,入內禁止拍照,違者立即依法報警處理,絕不寬貸

接下來,眼前這棟松園別館內最明顯的建築物,二層樓的RC鋼筋混凝土結構洋房,一、二層皆設拱廊,屋頂覆蓋日本式瓦頂,是花蓮縣境內保存最完整的日治時代軍事建築物

突然間,剛剛那位老杯杯追了出來,突然從我後頭拍住我的肩,讓我嚇了一跳

我 : 幹你(差點揮肩)……….嚇到人家了啦(有人尿尿被亂拍肩膀的傳言應該跟這老杯杯有關)

老杯杯 : 年輕人你知道嗎?這邊以前都是人,日本人的阿兵哥吃飯、睡覺、煮飯還是洗衣服,都是在這邊~

老杯杯不急不徐的講下去

“旁邊這一棟,你剛剛進去的那間,現在是拿來賣紀念品的,以前是給看門的人駐守的,就像是現在的大樓管理員一樣”

“還有後面這棟小木屋,他們日本人開會,都是在這邊,最後日軍戰敗後,還有日本軍官在這邊自殺啊!!”

這時候我忍不住了

“老杯杯,我門票扺用卷給你,讓我們好好逛逛松園別館可以嗎?”

“…………..”

“謝謝你年輕人”

老杯杯笑了一笑,感覺沒有太開心的感覺,卻還是拿走了我們的門票扺用券,腳步蹣跚的走了

終於,我們自由了~(大喜)


↑側棟,漫漫生活館,裡頭有賣一些紀念品,在軍事時期為門房


↑小木屋,日冶時期的會議中心~非常完整的全木造建築,目前未開放。據傳日軍投降後,日本的最高指揮官在此自殺

接下來我們到松園餐坊休息一下,松園餐坊的飲品價格大約是從100~200左右,大部分以冰沙、茶類以及咖啡為主。餐點的部分有麵、飯的套餐,價格約200~250元,還有一些炸物類像是洋蔥圈、雞塊以及鬆餅的下午茶,大概是80~120元左右


↑松園餐坊,在松園別館內喝下午茶內的地方


↑從另一側邊由二樓往下拍

 

休息完畢後,我們沿著松園別館周邊散著步,從這邊可以看到美崙溪跟菁華橋


↑我解釋一下,拍不好是因為天氣關係,絕對並非我個人的拍攝技巧問題~(藉口)

接著凡妮莎說想要到松園別館二樓看看,現在二樓大多是作品展覽、藝文活動,因為帶小孩上樓麻煩,但是松園別館實在是太貼心了,竟然有電梯~


↑竟然有電梯,真的很用心啊~


↑二樓大多為展覽會場,像一年一度的太平洋詩歌節等文藝活動,都是在松園別館舉辦


↑喜歡…

現在剛好是松園別館老照片展覽會期,有許多松園別館尚未整修前的模樣,接下來我們就在一堆松園別館的老照片中,跟各位說再見了~

咦!!不過很奇怪,影片中提到,松園別館一度淪為廢墟,在政府尚未委外經營時,當時有位老杯杯,一個人在松園別館生活管理數十年,後期退輔會將松園別館委外管理,老杯杯被遷至別處安養直到終老,不知道為什麼,我跟凡妮莎一直覺得這位老杯杯好面熟~

我 : 妳有沒有覺得這個老杯杯好眼熟

凡妮莎 : 對啊,好像剛剛才看過~

我 : 真的好面熟,感覺好像剛剛才跟我們講過話一樣,等一下,我想起來了

凡妮莎 : 啊!!(大叫一聲)

我 : 怎麼了,妳嚇到我了!!

凡妮莎 : 榕樹下臭豆腐已經開了,你要不要吃?

我 : 靠,真的已經開了,我們走~

 

松園別館營業 :

開館時間 : 09:00~18:00

公休日 : 每個月的第二個及第四個星期二公休

地址 : 花蓮市松園街65號

電話 : 03-8356510

傳真:03-8356475

門票 : 成人50,半票25,6歲以下孩兒以及花蓮鄉親免費入場
(實際票價以現場公告為主)

 

後記:

來花蓮經營民宿5年多,對松園別館是再熟悉不過了,距離民宿僅5分鐘的車程,是我們常常去散心放空的地方,如果是遇到假日……就不去了~

花蓮松園別館的歷史,大部分網站、部落格都寫的很詳細,但卻還是常有旅客問我:松園別館是什麼?

簡單來說,松園別館就是日治時代留下的軍事建築物,而且保留的相當完整

民國31年4月1日,兵事部(就是松園別館前身)開廳日
民國34年,台灣光復
民國36年,陸軍總部管理,作為美軍顧問軍團休閒渡假中心
民國66年,改由國有財產局所有
民國67年,中美斷交,改由行政院退輔會管理
民國85年,退輔會計畫以旅館建地出售,但在各方人士下反對而保留下來
民國89年,內政部通過成為”歷史風貌公園用地”,開始整理修復

從年表看來,花蓮松園別館真正用在軍事用途的時間並不長。雖說松園別館是個軍事用地,但防空洞所能容納的人數也才20人,有可能松園別館僅為日本高級軍官休憩室,軍事廳只是個名義,我會如此猜測,是因為在台灣光復後,松園別館仍被做為美軍顧問軍團的休閒渡假中心,或許它的功能性確實是休閒取向(原來從日據時期就有小確幸了),不過以上單純是我個人的揣測就是了~

此外有關神風特攻隊的傳說,日治時期日本只有在台灣四處,臺中、臺南、新竹、宜蘭設置神風特攻隊基地機場,所以神風特攻隊在出征前會在松園別館接受日本天皇所賞賜的御前酒,這個可能性實際上是不大的~(是的,我們在防空洞內所看到的神風特攻隊照片,並非出自松園別館內。非常可惜的,沒有任何日治時期所留下神風特攻隊在松園別館內的照片)

台美斷交後,松園別館由退輔會接手到委外管理前,因無人管理而荒廢,這段期間就是松園別館傳出“鬼屋”傳說的時期。不過鮮少有人知道,有位汪德元老杯杯,隨著國民黨政府來到台灣,在榮民處退休後,獨自一人在松園別館內生活管理數十年。有人說常看到這位汪杯杯在破舊的松園別館內曬著衣服,但更多時候是他一個人在二樓長廊獨坐著眺望遠方

早期來到松園別館的,多半是調皮搗蛋的小孩子,聽說老杯杯會拿起石頭丟人,不讓孩童接近。後期隨著來到松園別館一探究竟的人越來越多,老杯杯早上起床會先打掃庭院中的升旗台,把國旗升上,也常為人們講解松園別館的歷史。當松園別館重新整理修復後,老杯杯被遷移他處安養。在他過世後,沒有太多人知道有這號人物,曾經這樣子在松園別館渡過他的下半輩子…..

有關花蓮松園別館的傳言那麼多,但最真實的,卻不能被看見……

沒辦法聽到汪杯杯親口講解松園別館的故事,但至少,此篇遊記是對他的小小敬意

以上老照片翻拍自松園別館老照片展覽會場,若有任何侵權問題請來信告知,謝謝

 

有關民宿老闆

廖麥渴

我叫廖麥渴,不是花蓮人,"號稱"花蓮何家民宿的老闆,喜歡用照片及文字紀錄花蓮的美好事物。原職為半導體工程師,因2008年經濟風暴 "被" 辭掉沒人稱羨的工程師(簡稱裁員),之後跑到澳洲打工渡假,回台後與前女友(凡妮莎)重新整修並經營何家。

2012年前女友升格為老婆,從此過著"假老公、真勞工"的生活,目前在何家民宿擔任民宿接待員、房務員、清潔員、維修員、早餐媽媽。1年有將近365在花蓮尋找花蓮美食、花蓮旅遊、花蓮景點,部落格裡什麼都寫,什麼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