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宿人生

我的民宿人生(2)-在台篇

花蓮民宿

當背包客的那年(2009),雖然每天只有上班下班,而且工作超累,但這是全新的體驗,不過與室友去Fraser Island,或是環島紐西蘭,其實都不是我當初去澳洲的目的

當背包客的那年(2009),雖然每天只有上班下班,而且工作超累,但這是全新的體驗,不過與室友去Fraser Island,或是環島紐西蘭,其實都不是我當初去澳洲的目的

旅行的過程我都會去注意所住民宿的優缺點,但真正決定要回台灣經營民宿,又是另一回事~先從凡妮莎談起,提醒一下,凡妮莎姓何,我姓廖,各位不要再叫我何先生了,叫我 麥渴 吧~

她一開始是在家裡的餐廳幫忙,因何爸何媽搬到瑞穗做生意,房子只剩凡妮莎一個人住,於是把空的房間提供給過路的遊客住宿,何家民宿就因此誕生了

經營民宿一陣子之後,她總覺得一樓的廚房器具齊全,不繼續做餐廳太可惜,所以她又不怕死的開了一間“凡妮莎咖啡簡餐”


在這之中陸續將它轉型成餐廳、日式料理,在總總的因素下(如人員管理不當或師傅會刁老闆的情況頻頻發生)經營的很吃力,最後索性把餐廳關了,直接到澳洲當起背包客

她經營餐廳的過程中我們相遇了,當時我還在新竹工作於是我常常一放假就到花蓮幫她洗餐廳的盤子,或是打掃民宿,就這樣新竹跑花蓮跑了2年半,真的很累,遠距離戀愛真的有夠累

桃園機場

 

帛琉
回到我這邊, 退伍後到湖口工業區的某科技公司當了四年的工程師

還記得剛進公司時常常被前輩凹,有次去公司加班,當班的工程師有3個,加我總共4個。晚上7點半進廠內(我們的上班時間是1930~0730),大約晚上10點半當班的工程師全部憑空消失(包括組長哦!)


我一個人從晚上7點半做到凌晨5點沒休息,當時真的超級不爽,但現在回想卻覺得還滿好玩的…. 

花蓮民宿

之後Vanessa去了澳洲,我換到新的公司,開始我最衰的一年,新的公司是設備商,我被分配到外商駐廠,因為大部分的時間都要往客戶端跑,所以公司就把一間會議室讓我們當成在公司時的辨公室

還記得當年景氣大好(2008年),公司常有設備賣出的好消息,股市也一直漲…,大家一直喊會上看1萬點,還有人說會直衝1萬5千點,自已本身就一直不間斷的在投資股票,大部分現金都已放在股市,於是我的腦海中不斷發出一個聲音貸下去、貸下去、貸下去

沒錯,我貸了一筆錢加碼股市,心裡盤算賺完就跑,當我貸下去的一剎那,股市馬上大跌,世界經濟崩壞,全世界都快倒閉了,有時我會懷疑,雷曼兄弟是不是因為我買股票才倒的..

不只如此,我們會議室的同事也慢慢變少了,常常早上去客戶端支援,下午回會議室,同事就少一個,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好像是會議室有史瑞克,會把同事吃掉….


另外我爸剛好在此時突然病倒了,雖然是小問題,但因為他不配合醫生吃藥,有幾次還進出加護病房,好不容易我爸病情較穩定時,我們會議室只剩下我一個人… ( 待續 )

有關民宿老闆

廖麥渴

我叫廖麥渴,不是花蓮人,"號稱"花蓮何家民宿的老闆,喜歡用照片及文字紀錄花蓮的美好事物。原職為半導體工程師,因2008年經濟風暴 "被" 辭掉沒人稱羨的工程師(簡稱裁員),之後跑到澳洲打工渡假,回台後與前女友(凡妮莎)重新整修並經營何家。

2012年前女友升格為老婆,從此過著"假老公、真勞工"的生活,目前在何家民宿擔任民宿接待員、房務員、清潔員、維修員、早餐媽媽。1年有將近365在花蓮尋找花蓮美食、花蓮旅遊、花蓮景點,部落格裡什麼都寫,什麼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