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小故事 生活寫進民宿

陳昇環島奇遇記

陳昇環島

幾個星期前有位C小姐打電話過來,她需要多間雙人房,電話那頭的聲音只簡單說明她所需的房間數,並沒有問太多問題,就像平時的訂房一樣,不過這個季節會訂多間房的旅客較少,我直覺猜想應該是小公司、企業的半員工自助旅行吧!!

她們入住當日大約晚上8點左右,C小姐先開著一台箱型車到達民宿,車子後座沒有任何人,只有行李以及一些自行車用具

“這邊、到了”

她下了車未先進民宿休息,反倒是向後方揮手大喊,陸陸續續,4輛自行車分別來到民宿,他們是騎單車環島,C小姐擔任隨行車駕駛,由於大家都戴著安全帽,天暗也看不清楚面孔,只能大約知道是中年人

當天下著細雨,單車上的泥漬說著他們騎的累人,在把車稍作清洗後大家開始卸行李,其中一位穿黃夾克的男子長相有點像陳昇

“他長的有點像陳昇也!” 我小小聲的告訴凡妮莎

“你是白痴嗎?” 凡妮莎也小小聲的告訴我;

單車環島

身為民宿主人該讓住宿的旅人感到輕鬆自在,結果我從頭到尾沒把目光從那位黃衣人身上移開,不過他私毫沒為了我的白目而渾身不對勁,所以我應該還是算個傑出的民宿主人吧!!

“他好像陳昇哦!”

我不避諱的看下去,真的越看越像,我又說了一遍,而且是自言自語,這句話的音量已足夠讓他們5人聽見卻沒人應答,黃衣人繼續整理衣容

“他是陳昇嗎?” 我小聲問C小姐

“如果我不累的話就會回答這個問題” C小姐笑著回我

我一直看、一直看,我完完全全活在自已的世界裡

而且繼續很白目再問了3、4次“他是陳昇嗎?”、”你是陳昇嗎?”之類的爛問題。

當然,沒有任何人鳥我,在我丟臉丟到家的同時

黃衣人從容不迫慢步走來,他只說三個字,我永遠記得那三個字….

那三個字讓我有如撥雲見日般的不再迷惘,也確定了他是陳昇….

他像是若無其事,以輕描淡寫詩意般的性感口吻對著凡妮莎說

 

 

 

 

 

 

 

“啤酒咧 ?”

 

幹他是陳昇,100%是陳昇

接下來幾分鐘我腦中呈現半空白狀況,凡妮莎小聲提醒我

“你不要白痴,有點民宿主人的樣子,不要一直看”

不過我連我老母是誰都不知道了,哪管的了那麼多,接著陳昇問入住的事情,結果我已經忘記自已是位傑出的民宿主人,我竟然回他

“那我可以跟你拍照嗎?” ( 我到底在說什麼啊,雞同鴨講 =..=:)

陳昇說: “如果你先給我鑰匙的話就可以”

他說完這句話後,我的腦子再度空白,最後也沒把鑰匙拿給他

單車環島

他們盥洗完後下樓,陳昇坐在吧檯椅上說:

“要喝一杯嗎?”

“好” 

雖然我不喝酒,但這種一輩子可能只有一次的機會不需要猶豫(後來回想,其實他是對他的同伴說並沒有對著我邀酒,不過我不管了)

乾完杯後,陳昇說 :

“男人一定要做三件事情”

“…………..” ( 停頓12秒左右 )

”登玉山、泳日月潭、還有單車環島”

這是很昇式的對話,他的作品把男人與女人畫分的清晰,像兩個不同物種,所以他常把“男人”“女人”掛在嘴邊,不過我以為他會說男人一定要會喝酒之類的話

隔天他們離開前跟我們聊了一會, 我還是因為太緊張連屁都放不出來…

陳昇甚至說 : 他(指我)是啞巴哦!!那如果沒有妳(指凡妮莎)要怎麼辨?(台語)

他說的沒錯,這10幾個小時以來,我成功扮演著失神男的角色,他們一行人的住宿事宜完完全全由凡妮莎在撐場(前晚要帶他們入房時,我連鑰匙都拿不好,掉了兩、三次,話也說不出口,最後把鑰匙丟給凡妮莎,自已夾著尾巴落荒而逃…)

只能說不愛最大,愛到卡慘死….

凡妮莎還笑著幫我圓場:他昨天還緊張到睡不著也 (麥渴心中的OS:笑屁啊!!)

我心裡想著

“廖麥渴你真糗,這時候講什麼都可以,不論什麼小………….朋友都可以”

我終於鼓起勇氣大膽的走向前

“其實我很喜歡你,我可以告訴你我從小聽你的歌長大的嗎? (凸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

對我來說,第一張自已花錢買的卡帶是他的“私奔”專輯,當時我小六,心情不好一個人獨處時,我愛聽陳昇,他的許多歌會隨著年紀增長,讓人聽的酸進骨子裡。最重要的一點,我跟他都是10月29日的天蠍座,都有很才華

(只不過他的才華是他吃飯的工具,而我的才華是吃飯)

陳昇環島

許多昇迷常有一種”把以前的陳昇還給我”的感觸,包括我在內,這幾年他所做的音樂相當非商業,表演也是”自已爽就好”,不過他的一首”恨情歌”,說出他徬徨在創作與市場主流的無奈

為了要討好你(市場)的歡心,我經常忘記我自已

我不能隨便我自己,快樂輕聲地歌唱 (不能隨心所欲做自已想做的音樂)

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停住了,你是否就離開我(如果不再附合市場,歌迷是否會繼續支持)

現在的陳昇,應該很喜歡自已吧~(當然,這是我自已幫這首歌註解的)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首情歌,這首歌是課業、工作、愛情、家庭,也或許是件不願告訴別人的事情,你不得不去迎合討好

直到迷失了自已,才會在子夜想起,你在等,等待一個可以大聲坦承自已”恨情歌”的時刻,因為在那一刻,你才會真正的喜歡自已、找回自已

但,通常我們只是選擇繼續唱著自已不喜歡的情歌..

陳昇環島

陳昇離開了,我的心中有些許小小感觸

1、很好相處,沒有像電視上那麼怪

2、很高,應該有180,愛講冷笑話,是位迷人的大叔

3、這是讓我們最開心的一點,他們上車後陳昇向我們揮手再見直到車子離開我們的視線..

4、真的很對不起謝謝其他4位旅客包容我這個民宿主人,讓我當了16小時的小小粉絲

5、因為知道他右手受傷,所以沒向他要簽名,結果不知道他左手才厲害,有點後悔….

我不死心的看著車子從我眼中消失才走回屋內

凡妮莎問我 :伍佰、陳昇、張宇、陳奕迅、張學友你比較喜歡誰?

我回 : 沒有比較喜歡誰,只是誰的歌比較有共鳴罷了

凡妮莎 : 陳昇來你就嚇到不敢講話,那如果幾天後換伍佰來你會怎樣?

我 : 我會跪下來求他跟我到七星潭跳火山舞

凡妮莎 : 那如果伍佰來之後換張宇來你會怎樣?

我 : 也會很高興,但不會那麼震撼了

凡妮莎 : 那如果張宇來之後換陳奕迅來你會怎樣?

我 : 連續來哦?應該會….,不知道也

凡妮莎 : 那如果陳奕迅來之後換張學友來你會怎樣?

我 :

我們想太多了….白日夢也是民宿主人的工作之一

有關民宿老闆

廖麥渴

我叫廖麥渴,不是花蓮人,"號稱"花蓮何家民宿的老闆,喜歡用照片及文字紀錄花蓮的美好事物。原職為半導體工程師,因2008年經濟風暴 "被" 辭掉沒人稱羨的工程師(簡稱裁員),之後跑到澳洲打工渡假,回台後與前女友(凡妮莎)重新整修並經營何家。

2012年前女友升格為老婆,從此過著"假老公、真勞工"的生活,目前在何家民宿擔任民宿接待員、房務員、清潔員、維修員、早餐媽媽。1年有將近365在花蓮尋找花蓮美食、花蓮旅遊、花蓮景點,部落格裡什麼都寫,什麼都不奇怪…..